美团员工公司组织网络传销诈骗,涉及多家区块链公司 中国直销维权投诉中心

ag娱乐开户网址

2018-10-22

一名自称叫曹艳妮的美团员工在微博发文《关于美团外卖设计组孙小雅在公司内部组织网络传销诈骗的重大材料》(以下简称:举报材料)举报称,美团外卖设计组孙小雅,利用上班时间向同事介绍区块链公司KCI,实施传销诈骗。

受骗、牵涉人员涉及美团内部数名员工,牵涉金额巨大。 据孙小雅介绍KCI是一家区块链公司。 有两个系统,一个就是KCI区块链的系统,一个就是智能合约系统,也就是互助模式。 智能合约主要是吸引会员量,到达一定会员量会在区块链系统进行消化泡沫。

KCI项目具有典型的拉下线性质,孙小雅发展一个下线能获得7%的佣金,是典型的传销诈骗项目,只不过拿着区块链进行了包装。 腾讯安全中心的守护者计划小程序显示,KCI文化链已被839人标记,微信证据显示,可以明显看出来该项目具备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三大特征,为典型的传销诈骗。

据举报材料介绍,孙小雅以私聊方式,威逼利诱,并且说美团同事都投了,利用美团做背书,上班时间推广传销并洗脑。 而且在KCI骗局之前,孙小雅已经实施了数个类似项目的诈骗,例如ADC、ICA等,美团外卖设计组大约有17人牵扯到ADC骗局中。 2018年8月10日,KCI平台跑路。 随后,孙小雅疯狂撇清责任,说“风险自负”,否认承诺过“稳赚”,并且要求大家不要报警,谎称“报警会留下案底”。 在受害者逐渐明白是传销诈骗后,将受害者微信拉黑。

关于美团外卖设计组孙小雅在公司内部组织网络传销诈骗的重大材料孙小雅介绍KCI是一家区块链公司。 有两个系统,一个就是KCI区块链的系统,一个就是智能合约系统,也就是互助模式。

智能合约主要是吸引会员量,到达一定会员量会在区块链系统进行消化泡沫。 区块链系统中的k通日后可用于购物、变现、c2c交易,k币就跟比特币一样,用于上交易所,属于真正的虚拟数字货币,可涨可跌。 KCI项目具有典型的拉下线性质,孙小雅发展一个下线能获得7%的佣金,是典型的传销诈骗项目,只不过拿着区块链进行了包装。 具体玩法为:上家发KCI币——上家承诺半个月后以高价回收KCI币——下线买KCI币——上线抽取佣金——上家跑路——KCI币成废纸。

综上所述,此玩法实为借区块链的名义,宣传KCI币为可上交易所的合法币,诱骗下家买币,上家骗到钱后跑路,为典型的传销诈骗,KCI只不过是骗子取信受害者的工具。

腾讯安全中心的守护者计划小程序显示,KCI文化链已被839人标记,并且所示的微信证据,可以明显看出来该项目具备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三大特征,为典型的传销诈骗。

曹艳妮和孙小雅均为设计师,设计师平时会有一些聚会,因此组织了一个微信群,群名为《UX朋友圈》《OX-FRIDAY》,曹艳妮因此和孙小雅结识,并在群内一直聊天。 群里还有受害者设计师何某、张某、黄某,也因此结识孙小雅。

美团外卖设计组孙小雅,利用上班时间向同事介绍区块链公司KCI,实施传销诈骗。 受骗、牵涉人员涉及美团内部数名员工,牵涉金额巨大。

2018年4月28日,孙小雅开始在群里宣传“反正赚钱”、“十万变二十万”项目,邀请群友向她“投资”,并宣传“三个月内绝对稳”。

在孙小雅在群内宣传该项目时,有数名群友提出此项目为传销,但孙小雅视而不见,并回复“那又怎样”、“反正赚钱”,可见孙小雅已经知道此项目性质,仍然一意孤行。

图为群内朋友提供孙小雅在上班期间实施传销诈骗孙小雅在实施诈骗时,多次利用上班时间进行诈骗相关活动,严重影响美团公司形象。 试想,如果此事持续发酵,大众得知美团员工居然利用上班时间实施违法犯罪行为,会对美团公司产生什么看法?微信证据微信所示2018年7月9日为星期一,是工作日上班时间,并且孙小雅说“上班做图”,可见孙小雅在上班期间制作传销诈骗相关图片。

2018年7月11日为星期三,孙小雅上班期间实施诱导诈骗行为。 2018年7月13日为星期五,孙小雅上班期间实施诱导诈骗行为。 孙小雅在群里公开宣传无果的情况下,利用熟人之间信任,以私聊方式,威逼利诱,并且说美团同事都投了,利用美团做背书,上班时间推广传销并洗脑。 在诈骗黄某时,三天两头私聊,不停地鼓动黄某入局,并埋怨黄某“执行力”不够。 拉了同事“SASA”入局,并以此为背书继续诈骗。

孙小雅不仅诈骗群里的群友,更是将下线发展到了美团公司内部。 在KCI骗局之前,孙小雅已经实施了数个类似项目的诈骗,例如ADC、ICA等,美团外卖设计组大约有17人牵扯到ADC骗局中,是否还有更多人涉及暂且不详。

四名受害人分别为曹艳妮、何某、张某、黄某。 受害金额如下:曹艳妮:10万元。

何某:万元。

张某:6万元。 黄某:万元。 总计:35万元。 美团大约17个受害人被骗金额不详,但牵涉到的金额巨大。 曹艳妮被诈骗10万元的流水图2018年8月10日,KCI平台跑路,孙小雅明知KCI为传销诈骗事实,为了安抚受害者,2018年8月11日来到绍兴,“抓”KCI平台“负责人”,实际为假地址,然后返回北京,不管不问。 出事后,孙小雅疯狂撇清责任,说“风险自负”,否认承诺过“稳赚”,并且要求大家不要报警,谎称“报警会留下案底”。

在受害者逐渐明白是传销诈骗后,将受害者微信拉黑。

事情在群里曝光后,面对压力,孙小雅百般狡辩,发出十问如下:我方认为此为强词夺理,发出反问,孙小雅未回应:孙小雅此次KCI项目并非她第一次诈骗,在KCI之前还有数次诈骗,不停地变换诈骗方式反复诈骗,上个“盘”获利十几万元。 为了诱骗更多的资金入局,拉更多的人头费,孙小雅诱导受害者通过借呗套现入局,为了利益不顾风险,利欲熏心,令人发指。 由于KCI项目为典型的传销诈骗,具有拉人头特征,为了获得最大化利益,孙小雅诱导受害者注册不同手机号,通过开小号的方式吸收大量资金,疯狂获利。

孙小雅为了诱导受害者入局,故意隐瞒传销事实,承诺必赚,利用朋友之间的信任,疯狂诈骗资金。 事后加入维权群后,发现早在8月6日就已经很多人知道出事,而孙小雅鼓励我们多排单,让我们继续打款,买入KCI币,出事时还在实施诈骗行为,毫无底线,导致4人损失更惨重。 更加证实了她的诈骗本性,她口口声声的受害者姿态不过是做样子而已。 本人曹艳妮郑重承诺,本举报信为本人所写,举报信里皆为事实,本人愿意配合美团调查。